栏目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评估助力激活政府数据资产价值

发布日期:2022-05-13 浏览次数:162

数据资产对政府公共管理的潜在利用价值巨大,如何发挥资产评估作用激活政府数据资产价值,值得进一步思考。

目前,河北省保定市已启动数据资产评估试点城市建设,先期通过政务数据资产评估,推动政府各部门、事业单位数据与社会数据和企业数据相融合,挖掘政务数据资源价值,充分释放数据红利,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加强政府数据资产评估势在必行

政府在运行过程中形成和积累了大量的经济、文化、交通、环境、旅游、能源、信息技术等数据,政府数据因其权威性、公共性、多源性而蕴含巨大价值。如何让这些信息数据作为资产,加强管理并带来经济利益,资产评估正是其中的重要抓手。

“数据资产不同于其他资产,数据具有多种用途并且在使用中不会被消耗。”中国人民大学资产评估专业硕士项目主任俞明轩表示,通过评估发现政府数据价值,能够促进政府数据资产更加合理利用,提高政府数据资产利用率。同时,市场主体通过有偿使用的方式获取相关政府数据资产时,需要以公允价值进行交易,这样才能够更好地体现对各类市场主体的公平性。

中同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技术总监赵林补充道,政府数据资产拥有机关在发生转让、许可等经济行为时,资产评估能够保证经济行为实施时定价的公允性,防范可能出现的权力寻租、利益输送等廉政风险。

近年来,我国地方政府上线的数据开放平台的数量快速增长。截至2020年底,我国已有142个省级、副省级和地级政府上线数据开放平台。加快建设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的要求。

对此,山东财经大学会计系教授张志红表示,数据已成为要素资产,数据有价成为共识。体现政府数据资产的价值是建设数字中国和智慧城市必须要解决的理论和实践问题。

同时,随着各地数据交易所的建立,部分政府数据资产上市流通成为可能。

俞明轩认为,进行政府数据资产评估可以加强数据资产管理,维护国有资产权益,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政府数据处于不断增长和变化之中,受数据规模、质量、时效等因素影响,其价值也处于不断变化之中,定期评估和公布政府数据资产公允价值,便于接受社会公众监督,这也是落实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年度报告制度的要求。”俞明轩进一步表示。

新命题下面临更大挑战

数据资产属于无形资产范畴的一类。资产评估机构在无形资产评估领域有着丰富的理论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资产评估准则中有7项执业准则、评估指南和指导意见是直接规范各类无形资产评估操作。针对数据资产评估,中国资产评估协会制定了《资产评估专家指引第9号——数据资产评估》。该指引对数据资产特征、政府数据资产的特点、评估方法和评估报告披露等做出了详细说明和细致规范。

可以说,资产评估机构在资产公允价值评估方面具有独特的专业性。

“由于数据资产可以有多种用途,评估机构对价值类型的把握和理解更专业、更符合实际,可以根据政府数据资产的不同用途测算不同价值类型。”俞明轩表示,资产评估行业自律组织具有专业纠偏机制,定期检查机构出具的评估报告,组织资产评估执业质量和风险防范机制自律检查、自律惩戒和有关执业责任鉴定工作,对评估机构的工作发布专业性指导意见,组织资产评估机构进行经验交流,探索前沿专业问题,也保证了评估机构在评估政府数据资产时的专业性、公正性和科学性。

但目前,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政府数据资产都是数字经济下的新命题,相较于其他资产类型面临更大挑战。同时,由于政府数据资产的特殊性,其估值的难度更大。

“政府数据资产来自于横向的不同部门或者管理领域以及纵向的不同层级,其数据资产管理面临着巨大的难度。”赵林解释道,这一难度既有数据资产及其技术发展方面的障碍,也有政府组织之间相互独立的限制和跨职能部门交流的障碍。由于政府数据资产是政府行政事业单位通过履行公共管理职能获得的数据信息,形成的数据资产属于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其管理、使用、处置等需要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在利用数据资产时,需要做好涉及国家安全、商业机密、个人隐私等相关信息的保护,还需要处理好公共管理和商业利用的关系。

张志红进一步表示,政府数据既具有非数据类无形资产的特征,也兼具数据资产属性和公共产品属性。如果仅依据现有评估无形资产的程序、方法和技术,很难真正有效评估出政府数据资产的价值。政府数据的特殊性在于,不仅应用场景和应用效果尚缺乏充足的案例库,与其他类型的大数据相比其交易、监管、安全都与“政府”紧密相连,所以估值更加困难。

“政府数据资产属性和权属也难以确定,不解决这些问题就量化政府数据资产的收益无异于纸上谈兵。”张志红认为,政府数据哪些应属于资产评估中“资产”范围、交易权属应如何界定,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相关法律法规的缺乏也是难点所在。“政府数据资产作为数据资产的一类,兼具开放共享和敏感保密这样矛盾的特征,缺乏法律法规支撑,政府数据资产就缺乏有效的管理,如此则政府数据的资产属性和权属确认就无从谈起,对于价值的计量就失去了最基础的要件。”张志红说。

直击难点 发挥优势

政府数据资产具有特殊性和复杂性的特征,充分挖掘其价值,需要多方协同努力。

“在政策建设层面,建议相关部门和龙头机构推动与政府数据资产评估相关的政策、规则和准则等落地,协同上下游咨询机构推动政府数据资产在交易、确认、计量、监管等方面政策的推行。”张志红表示,通过打造咨询行业的命运共同体全方位让政府数据资产的价值发挥最大效能。

对于评估机构,赵林认为,应加强信息化建设,深入研究数据资产所呈现的数字、信息与商业利用产生经济利益的内在机制和商业模式模型,将新兴的数据资产评估与专利、软件著作权、商标等知识产权评估经验有机结合,充分借鉴评估机构长期在资产转让、许可或资产重组等经济行为中服务的经验优势。

“各评估机构应积极探索,构建科学合理的专业评估模型,协助政府部门和协会制定政府数据资产评估准则及指导意见,提升政府数据资产评价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促进政府数据资产价值评估领域发展。”俞明轩认为,评估机构应广泛开展数据资产评估实践,归集政府数据资产评估实例,建立统一、完善的政府数据资产评估数据库,规范各机构评估行为,减少因机构、从业人员不同造成不合理偏差,确保政府数据资产评估的公正性和公允性。

他进一步补充道,评估机构还可利用新一代数字技术提高评估工作的效率。例如,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构建智能化价值测算系统,快速得出评估结果;利用大数据技术,积累政府数据资产交易数据库,使计算结果更精准;利用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和信息全面完整的特点,解决评估过程中数据搜集难度大、信息真实性难以确定和核实信息难度大的问题,提高数据的安全性和评估结果的准确性。

 

除了发挥资产评估机构力量,张志红建议,相关部门可以组织专家研究政府数据的资产属性和权属确定问题,做好政府数据资产价值发现的基础工作;与高校合作推动“大数据+交叉学科”资产评估专业人才的培养。同时,和高校成立行业专业联盟研究团体,研究政府数据的生产力属性、政府数据资产识别程序、政府数据资产价值的构成、影响因素、特征维度和颗粒度,构建政府数据资产价值衡量体系。

Baidu
sogou

2022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主頁」